http://liguowang.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20170707智本创新:创建绿色金融评估的国际标准
2018-10-31 15:40:00
智本创新:创建绿色金融评估的国际标准
-------2017年7月7日在APEC绿色金融链合作网络年会上的发言
刚才前面几位发言,从国家环保部的角度来说,当前国内绿色金融创新不足;有从学者的角度讲,绿色金融激励机制不足。实际上,我们一行三会在近几年的时间里,在绿色战略、绿色金融和绿色股权政策上创新已经足够。因此,我认为,不是我们国家政策上的激励机制不足,是惩罚机制不足,因为很多污染的企业的问责机制还不够到位,惩罚力度远远不够。主要因为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一切都是为了我国经济发展,是为了GDP增长,对环境问题没有引起重视。
我参加过很多类似绿色金融的峰会,会议的内容,往往对绿色金融这四个字没有精确的定义。今天,我们高举绿色金融的大旗,无论是十八届五中全会还是G20会议上,都体现我们国家意志。因此,我们应该给绿色金融精确的定义,金融是有颜色的,金融是好色的,金融都是好色之徒,何为好色之徒呢?以前的金融或传统的金融只要有经济效益,贷款企业能够还得起本息,银行就提供贷款。第一点,金融原来不管是黄色(只讲社会效益社会稳定不讲经济效益生态效益)、黑色(生态负效益、有经济效益,无社会效益)还是白色(生态负效益、有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只要有还钱能力就行,这就是传统金融的特色,这就是所谓追求经济效益,或只讲社会效益,不讲生态效益。第二点,国有的僵尸企业,可能没有效益,但是银行还是乐意提供贷款,为什么?因为有财政担保,假如企业破产,几万工人下岗就成为社会问题,有时候传统金融讲社会效益。那么对于高举绿色金融大旗的党和政来说,要注重生态文明,讲究生态效益,所以,绿色金融必须要符合三个基本的标准,第一是生态效益,不能给环境造成任何污染,这是绿色金融最基本的底线或红线;第二是经济效益,绿色金融也是金融,要求经济效益,不可能长期由靠国家拨款或财政支持,是不可持续的;第三是社会效益,绿色金融要注重社会效益,不能将污染带到社会上去,带到环境上去,不能让污染危害环境、伤害百姓的身体。所以绿色金融必须要明确三个标准,第一个是生态效益,第二个是经济效益,第三个是社会效益,只有三个效益达到互相平衡相互兼容的金融,我们才称之为绿色金融。
APEC绿色金融网络天津示范中心发表了一个报告,他们建立了绿色金融评估体系的四大要件,第一个就是对于中国来说,具有开创性研究,做的成果 是否达到国家级或国际级标准是第二步的事情,所以首先开创新性建立标准,标杆竖起来了。第二是就是在标杆树立过程中建立系统性指标,从绿色金融的目标、内容、方法以及同不同单位的沟通与协调,包括金融机构,评审体系到再评审体系等等,都是非常严格、规范、科学、认真的。当然我们认为再严格、科学规范的体系,都未必一步到位,还有发展的空间,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但毕竟系统性的东西建立起来了。第三就是具有针对性,它抓住了绿色金融、绿色供应链里面建筑行业,从设计到开发,到施工、监测、到设备供应商,盯住这四个方面,很有针对性,并不是什么都评估和考核,从点到线到面,符合辩证法。我相信在绿色供应链这个点或线上,APEC绿色金融天津中心只要他们紧紧抓住这个目标或体系,未来会越来越好。第四个就是他们建立了标准性的东西,天津中心不是建筑行业所有企业都给予评估,而是有限制性的,对于不符合绿色指标的企业排除在外。但是在这里我要给天津示范中心的朋友说一句,不符合绿色指标的企业也要给予评估,比如进行负面清单的评估,这对监管机构太重要了,给政府或环保部提供负面清单,有利于监管部门准确打击污染企业;同时,对正面清单企业进行客观评估,有利于金融机构对其进行债权和股权投资。因此,天津中心不仅要研究了激励机制,也要研究惩罚体系,提供负面清单,给环保部提供惩罚机制,即对象既要具有排他性也要要包容性。所以,我建议把负面评价体系也建立起来,一正一负,“一阴一阳谓之道”,要将国学的阴阳对立统一平衡思维引入绿色金融研究体系中来,不能单单只评估阳光的正面企业。另外,天津中心成立了十大指标,而且比较系统,如对正面评价体系有不同的划分等级,A级、B级、C级、D级,可以假设D级以下为负的,对负面企业评估的越多越全面,对企业向绿色发展越有利,对你们天津中心发展越有利,因此我建议污染企业也就是负生态的企业也进行评估,我相信环保部监测下的环境会变得越来越好。
以上是我对APEC绿色供应链合作网络天津示范中心建立了四大要件工作的一些基本看法,如果要将绿色供应链构建成国际水平,就得用中国智慧,进行智本创新:
第一个就是政策创新,绿色金融不仅成为党和国家意志或政策了,我刚刚讲一行三会还有环保部的领导、发改委等等,绿色金融成了国家各个部委局办协同倡导的万众一心的事情,那么我们作为APEC项目中心如何把政策的红利用足,如何用足环保部的政策,一行三会的政策,发改委的政策,把政策变成天津中心加快发展的动力?我认为有很多可操作的空间,国家部委有很多的引导基金能否变成天津环保项目中心的发展基金?我们不仅要用足国家的政策红利,还要用足APEC的政策红利,APEC有很多的国家,都有政府资助基金,可能有几亿资金可利用,希望天津环保中心把这个政策用足。
第二个是金融创新。金融要么是股权要么是债券,央行、一行三会中的证监会、银监会或保监会方面都需要绿色评估体系,比如说银行里的信贷有多少是绿色信贷,有多少是非绿色信贷,那么对银行能不能构建一个绿色发展评估体系,对基信贷需求很重要。对于证监会来说,今年假如有500家新上市的公司,有多少家是符合绿色发展的,证监会要有绿色通道,我们天津中心能不能提供标准的评估体系,对新上市公司上市前进行公正公平公开的评估?这个东西,这里就涉及到天津中心有没有这样的人才,如果没有人才,如何联合社会资源一起做。
第三个就是管理创新,天津环保中心不是政府机构也不是企业,是非常特殊的一个国际化智本型平台,那么无论是人员管理还是系统管理如何做好?管理上如何进行创新而符合时代潮流又要符合中心本身的特殊情况。
第四个是技术创新,很多评估体系全部是线下的话成本是非常大的,灵活利用线上的VR体系,AR体系还有国家马上要大力推广的IPV9十进制计算机系统,这些技术创新要尽快用到天津中心相关项目评估体系中。
第五个是产品创新。天津中心绿色供应链项目仅仅是抓住了一个点,建立建筑供应链方面的点,那么未来评估体系如何再往前扩展呢?我待会细说考核体系和考评体系。
第六个是市场创新。在市场上服务于建筑行业,因为建筑行业占污染指标较大,约30%,不论是每天去公司上班,还是在家都要在建筑内,建筑同我们打交道时间最长,除了每天户外活动,都要接触建筑。所以,这个点是抓对了,但是在市场不仅仅服务于建筑行业,我们要求的要是全行业,全市场,而且不仅仅是国内的,还要国际的评价标准。
第七个是品牌创新上,今天这个会议就是国际会议,比如可以在此基础上设立绿色金融奖励体系,发布国际级大奖的评估体系,国际上哪些企业获得此奖,国内哪些企业获得此奖,这个影响力会更大,吸引力会更大。
第八个是资源创新。资源既有项目资源,又有人力资源,比如说今天会议有很多专家,日本的,东南亚国家,谁能否成为天津项目的顾问。虽然现在受很多政策限制,但是环保部做学术顾问是可以的。可以把部委,在位领导请过来作为学术顾问,很多在绿色供应链上的投资家、金融家、企业家也可作为理事会的成员,建立一个国际化的庞大人才资源体系,这样的话,天津中心成了组织者、资源的整合者,那么环保部也会更加重视。现在天津中心好像只有二十来人,假如顾问团、理事会加上学术委员会一共五百人,参与到这个会议中,大大扩展了人脉资源,人来了,信息来了,资金来了,项目就来了。
第九个是战略创新,通过加减乘除,构建合乎时代需求的评估体系。比如一行三会已经有评估体系的,不要再去搞了。我们重点把绿色、生态方面强化成国家级、国际级的标准,这样的话,既突出重点,又回避了弱点。
最后,我给天津中心提个建议:尽快编出绿色考核体系教材,有基础教材,比如有针对银监会考核体系的教材、有针对银行从业人员考核体系的教材、有针对绿色债权考核体系的教材、有针对股权投资考核体系的教材、有针对保险业考核体系的教材等等,至少四本教材,并成立国际考试委员会,邀请国际专家参与。比如APEC下发一份文件,据说人社部下发了一份文件,可以着手进行资格考评体系建立工作,那么银行从业人员、保险从业人员、期货从业人员绿色多考评,每年重新考试一次,既能起到很好的辅助作用,又能学而时习之。如果是这样,不仅树立了天津中心的品牌,还使得天津示范中心能够可持续发展,将国内资源、人才整合到此平台上来。
  • 标签:财经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