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liguowang.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金融创新的方向与底线 
2018-1-23 8:27:00

  新时代企业家必得围绕为实体经济服务、为民族复兴服务、为人民美好生活服务这三条原则,方能理解并把握金融创新的本质,实现金融创新与价值创新的统一,进而在科技强国、品牌中国、绿色发展中,通过制度创新达成股权创新、稳定金融、遏制风险的目标。

  金融体制改革创新的宗旨与目标,是为实体经济服务,提升国家经济整体实力,而不是玩金融创新玩出系统性风险。因此,面对西方传来的各种创新理论,企业家要反思其是否符合国人的幸福与中华民族复兴的要求。

  制度改革论认为,金融创新是为适应与经济制度相匹配的制度改革。假如制度改革不与经济制度匹配,当经济持续开放,政府的管制和干预直接或间接阻碍金融活动时,金融创新就应运而生,各种规避和摆脱管制的金融创新行为层出不穷。金融创新本意是为了改变不适合的体制机制,以使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但如果这些金融创新行为不是围绕服务实体经济而是脱实向虚,便与制度改革的理论设想脱节,那就会成为以价值分配为名获取暴利榨取实体经济利润的手段。因此,制度改革论的出发点可能是好的,但如果为利欲熏心者所用,冲击金融秩序,冲击稳定货币金融市场政策,政府必然要采取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制度创新,严防这种变了味的制度改革对整体金融体系的冲击。

  规避管制论认为,金融创新主要是金融机构为获取利润而回避政府管制所引起的。金融机构通过创新来逃避政府管制,创造盈利机会并降低成本。真正的金融创新,是围绕高效率服务实体经济而展开的制度创新、管理创新、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品牌创新、资源创新的综合创新,是更彻底、更完整、更系统的金融创新,而不仅是规避管制。所以,如果创新是通过服务实体经济而实现的,规避管制论推导的金融创新应当得到鼓励;如果创造盈利机会并降低成本是以脱实向虚为代价的,则规避管制论推导的金融创新,就是实体经济的吸血者,而不是供血者。因此,一旦这种规避管制论推导的结果是金融利润最大化,并将危及金融稳定与货币政策时,很可能导致系统性金融风险。

  约束诱导论认为,金融机构创新目的在于摆脱各种制度约束,通过产品创新和市场创新,实现高收益。这种创新理论强调“逆境创新”,强调金融企业为了寻求利润最大而尽力摆脱各类限制和约束。逆境创新近年来在我国一度成为时尚,成为某些金融机构的招牌,通过各类产品创新,以债务融资进行股权投资,不断放大杠杆,甚至资产转移国外,把债务留给持有人,可能形成引发风险的爆发点。金融安全的前提是信用,信用保证的前提是风险约束,风险约束的前提是人心对自然、社会的敬畏之心。放弃敬畏之心的约束诱导论,必然导致金融创新无底线,致使为了金融机构的利益而不顾国家金融安全的行为横行。因此,必须揭穿这种迷惑人心的理论,加强风险约束、风险教育、风险防范。

  货币促成论认为,金融创新是抵制通胀和利率波动、对冲宏观政策和市场风险的产物。一定时期的汇率、利率、通胀,不仅有当期的宏观政策因素,还有农业生产周期的作用,而农业生产周期受气候变化周期的影响,气候变化周期又受时间周期的影响。货币促成论仅看到了汇率、利率、通胀波动的现象,没有也无力解释这种现象背后的自然规律和社会规律。金融创新,不仅要看当期宏观经济现象,还得研究中长期-气候-农业-物价运行的规律,才能实现创新与价值规律统一,在实现债权、股权金融创新的同时,有效预防系统性金融风险。

  技术创新论认为,技术创新成果在金融业的应用,是促成金融创新的主要动力。在大数据智能化时代,金融业务的电子化、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提高了客户效用,降低了运行成本,实现了价值创新。但是,科技创新仅仅是术,不是道。科技创新如果不合乎民众追求幸福的根本要求,有可能带来严重的金融风险隐患。比如支付系统,如今亿万消费者的消费行为、消费倾向,在掌握支付系统的民间机构面前一览无遗。全国居民消费行为数据已成核心竞争力,一旦为国际资本掌握,就可能形成金融风险。为防国人的美好生活为国际资本所控制,政府应对属于国家权力的金融支付牌照加强监管。

  交易成本论认为,金融创新的核心因素是降低交易成本,并将此作为判断金融创新是否具有实际价值的标准。但是,在现实经济运行过程中,降低成本要算整体经济成本,即当一国经济运行成本低于全球整体经济运行平均成本(低于全球必要劳动时间)时,这种金融创新才是为实体经济服务,成为国家经济竞争力的组成部分。假如一国金融体系仅仅是转移实体经济产生的剩余价值的成本下降,不过是脱实向虚局面更严重而已,完全背离了降低交易成本的金融创新宗旨。

  财富增长论认为,经济高速发展所带来的财富迅速增长,是金融创新的主要动因。这种理论单纯从居民金融需求、财富管理角度探讨金融创新的成因,没有考察制度、管理、技术、产品、市场、品牌、资源创新的综合作用,而离开了这些,金融创新如何能安全高效?

  分析、解剖上述金融创新理论,笔者认为,新时代企业家必得围绕为实体经济服务、为民族复兴服务、为人民美好生活服务这三条原则,方能理解并把握金融创新的本质,实现金融创新与价值创新的统一,进而在科技强国、品牌中国、绿色发展中,通过制度创新实现股权创新、稳定金融、遏制风险的目标。

  (作者系浦江金融论坛秘书长)

发表评论: